民航网
民航网 - 民航新闻 - 高铁“逼停”直飞航班?专家称民航减少短距离路线
新闻搜索
高铁“逼停”直飞航班?专家称民航减少短距离路线
来源:互联网  编辑:民航网CAAC.com.cn  日期:2017-11-11
 “西安与成都,两个城市互相拉黑了吗?”

  10月29日,中国民航进入冬春航季。众多准备往返西安和成都的旅客发现,从这天起,该航线上,原来每天十多个直飞航班几乎集体停飞,只剩下四川航空每天一班、南方航空每周三班直飞两地的航班。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情况,有乘客发出上述感慨。因秦岭横亘,川陕自古交通不便。对众多往返西安与成都间的乘客而言,仅需一个多小时的航班,是他们的首选出行方式。

  多位受访的民航系统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西安与成都之间直飞航班锐减,与执行冬春航班有关,也与西成高铁即将开通有关,同时还暴露出航空公司之间缺乏沟通等问题。

  目前,在航空主管部门介入调查后,多条成都与西安的直飞航班已经恢复运营。

  西成高铁放鸽子?

  谁也没有料到,进入今年冬春航季后,中国民航局官网的“互动交流”版块,成了众多乘客吐槽的阵地。

  11月1日,一位网友在上面留言称,从10月29日起,他发现几乎所有的航空公司,都取消了西安至成都间的直飞航班。“目前西安至成都间高铁尚未开通,且没有准确的开通日期,这造成了对公众出行的极大不便。”

  携程网显示,10月31日,周二,西安飞往成都的班次一共有13班,除了四川航空3U8770 21:10一班是直飞的外,其他12班航班全部需要从西宁、贵阳、重庆等城市停留转机。

  其中,海南航空 HU7365 20:40从西安咸阳国际机场起飞,在西宁停留20多个小时后,转乘东方航空到达成都双流国际机场的时间是次日20:55,全程用时24个小时。

  11月2日,《中国新闻周刊》查阅某机票订票平台,结果显示,可买到的最近一班西安直飞成都的航班,是11月8日21:40起飞的四川航空3U8320,最近一班成都直飞西安的直飞航班,则是11月13日14:05起飞的四川航空3U8319。

  《中国新闻周刊》致电多家航空公司咨询。国航客服人员称,西安与成都往返的直飞航班现在都已停飞,要到明年3月25日才会有。“这是公司计划,具体原因不太清楚”;东方航空客服称,现在的确没有往返直飞的航班。

  值得注意的是,多位民航人士称,西成高铁的具体开通时间迟迟未确定,这影响了航运的协调运行。

  西成高铁2012年10月27日正式投入建设,计划2017年年底开通运营。设计速度250km/h,客运里程643km。开通后,西安至成都铁路运营时间,由十多个小时缩短至3小时。“高铁乘客可以上午在西安的秦始皇陵兵马俑参观,当晚到都江堰、青城山夜游。”

  一条尚未开通的高铁,“逼停”了直飞多年的航班?

  10月31日,西安咸阳国际机场接受陕西广播电视台采访时透露,目前,西安飞往成都的直飞航班,已经从原先的每天12班减少到每周10班,这是各航空公司在制定冬春航班计划时已经确定好的。不过,如此大量的减少和取消航班数量,更主要的是受到之前有消息称西成高铁于今年10月份通车的影响。

  西安咸阳国际机场股份有限公司市场部高级主管李薇在接受采访时也称,就是因为西成高铁原来通知今年10月份开通,航空公司在制定冬春航班计划的时候,就把直飞航班全取消了,取消以后才知道高铁要延迟开通。

  李薇说,各航空公司也在积极地联系增加临时航班运行。临时航班只是为了保证西成高铁开通前这段时间的运力,西成高铁开通之后,航空公司还将根据实际客流情况做出相应调整。

  CAAC民航网转载. 称,西成高铁原计划2017年9月底开通,后因部分技术性问题延期开通,至今未有官方公布的开通时间。中共十九大期间,十九大代表、成都铁路局局长宋修德表示,西成高铁力争今年11月底开通。11月2日,新华网报道称,西成高铁计划今年年内开通运营,待通过初步验收和安全评估后,将具备开通条件。

  西安铁路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北京青年报》,按照计划,西成高铁会在2017年年内正式开通运行,但是目前他们还没有接到上级单位对西成高铁具体开通日期的通知。

  中国航空运输协会专家、山东航空集团战略研究高级专员郭才森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高铁、航班的开飞、调整计划一定要及时通过新闻媒体或官网向社会公告,这样便于其他运输方式能协调运行。“这个事件,也证明了信息公示很关键。”

  《中国新闻周刊》致电西安咸阳机场,一位工作人员介绍称,航班换季后,航班确实大幅减少。“可能与西成高铁即将开通有关系。”

  11月2日,民航西北地区管理局表示,他们了解到西安至成都高铁尚未开通,直飞航班大幅削减后,第一时间向航空公司和机场了解情况,研究制定相应的解决措施,协调有关航空公司、机场和兄弟管理局,每周增加22架次的西安往返成都航班。

  11月5日,携程网显示,11月6日,两城有7个直飞航班。此后能查询到的时间里,众多直飞航班也陆续恢复,11月11日,两城间直飞航班达到了12个。

  停飞的考量

  11月2日,针对此次两地直飞航班骤减的原因,中国民航局给《中国新闻周刊》回信中称,“经了解,属冬春季航班时刻正常调整。目前,民航西南管理局计划增加航班,以满足公众出行需求。”

  山东航空公司营销委网络部总经理廖纯勉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航班换季是世界性的规则。“每年换两次季,一是冬春航班,一是夏秋航班。”

  航空换季主要是考虑到不同旅游目的地淡旺季调整,以及航空公司对上一季航班市场反馈的需求做出的调整。目前,中国民航系统每年3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日至10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六,执行夏秋季航班计划;10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日至第二年3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六,执行冬春季航班计划。

  10月29日,是今年10月最后一个周日,从这天开始到明年3月24日,实行2017-2018年冬春航班计划。

  廖纯勉认为,西安与成都是排名全国前十位的机场。“这些机场的时刻资源非常宝贵,一条好的航线一年挣几千万没问题。”

  根据中国民航总局信息显示,2016年,大陆地区机场按旅客吞吐量数据排名,成都双流国际机场和西安咸阳国际机场分别排名第四(4604万人次)和第八(3699万人次)。

  廖纯勉认为,西成高铁开通后,受到出行习惯等影响,航空客流也不是一天就会骤降的,需要至少半年以上的过程。

  郭才森认为,航空公司预判到西成高铁开通后带来的冲击,换季时调整航班计划,符合市场规律,无可厚非。

  一位业内专家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从民航与高铁的竞争来看,如果一条线路高铁4个小时以内跑完全程,那么这条线路对民航线路冲击就非常大。

  “4个小时以上,竞争起来还马马虎虎。如果在3个小时以内,民航就根本没有任何挑战实力。”西成高铁仅3小时左右车程,因此民航很难与其竞争,所以纷纷早做打算,赶在换季前做出调整。

  但郭才森同时认为,西安到成都的航线是优质线路,高铁开通前,继续直飞还是有利可图。郭才森说,正常的经营模式应该是换季后继续飞,高铁开通后再把航班调整到其他线路。“这样航空公司能赚钱,同时也便于旅客出行。”

  中国铁路 GSM-R 首席专家、北京交通大学教授钟章队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也认为应该先观察一段时间,再决定是否停飞。

  在高铁尚未开通前就停飞,还有对申请新航线的考量。申请一条航线,需要航空公司先提出,相关民航区局来审批时刻和航权。西成航线牵扯到西南局(民航西南地区管理局)和西北局(民航西北地区管理局),调整航线,可能牵扯到其他区局,比如,如果西安不飞成都了,要申请直飞哈尔滨,那就牵扯到东北局,要飞杭州就牵扯到华东局。

  航空时刻非常宝贵,如果换季调整航线时不及时申请新的航线,一些热门一线机场的时刻资源可能就没有了。到时候,就不得不选择飞往一些利润较低的二三线城市。

  基于这些因素,很多航空公司会认为,不如一步到位,在换季前一次性调整到位。“这样能够把优质的时刻配置起来,能保证航空公司的利润。”廖纯勉说。

  各航空公司的航线计划属于公司的商业机密,彼此之间没有沟通。这就导致航空公司排出飞行计划后,才发现所有的公司都没排这个直飞路线。

  中国民航局官网显示,自2017年10月29日至2018年3月24日,中国民航将执行2017/2018年冬春航季航班计划。新航季共涉及50家国内航空公司、13家港澳台航空公司和143家外国航空公司,日均航班计划量约14460班,相比2016/2017年冬春航季增加约5.7%。

  被高铁改变的格局

  2016年6月2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原则通过《中长期铁路网规划》,中国将进一步打造以沿海、京沪等“八纵”通道和陆桥、沿江等“八横”通道为主干,城际铁路为补充的高速铁路网。

  根据这一规划,到2025年,中国铁路网规模将达到17.5万公里左右,其中高速铁路3.8万公里左右,网络覆盖进一步扩大,路网结构更加优化,骨干作用更加显著。

  据中航信“航指数”的分析,如果该规划全部实施,受影响的航线将达到320条,其中已开通高铁影响的航线93条,规划中高铁影响的航线227条。短程(<800千米)航线135条,中程(800~1500千米)航线122条,远程(>1500千米)航线63条。

  郭才森认为,高铁对民航的这种影响,可称为替代效应。这种替代效应,在高铁投入运营后很快就会显现,并且,这种影响是永久性的,尤其是短程航线,只要因为高铁的竞争导致某条航线停飞,以后难以恢复。

  例如,中国最早的航班北京至天津航班,由于地面运输的发展,早就被替代,不可能再恢复通航。武广高铁(武汉至广州)开通后,海航、深航相继退出广州长沙航线,南航每天提供3个航班,较之前减少了一半以上;京沪高铁开通后,也有多条航线停航。

  2010年,南航曾经实施过“快线”策略以与高铁竞争,即在一条航线上,加大航班密度,从而提高对乘客的吸引力,但事实证明,在与武广高铁的竞争上,此举以失败告终。

  郭才森称,在民航业有观点认为,500公里以内高铁对民航的冲击达到50%以上,500公里- 800公里高铁对民航的冲击达到30%以上,1000公里以内,高铁对民航的冲击大约是20%,1500公里大约是10%。

  “从武广高铁运行一年的情况来看,这个预测是比较符合实际的。武广线全长1068.8公里,民航所受影响为11%。长广线全长707 公里,民航所受影响为48% 。”

  但廖纯勉认为,高铁与民航的关系,除了以上所说的替代效应外,还体现在前者分担了后者的载客压力。

  资料显示,中国在“十二五”期间(2011年至2015年)每年采购超过300架民航飞机。“如果没有高铁的迅速发展,天空的飞机已经排不下了。我国每年再多采购300架民航飞机也不够用。”

  廖纯勉举例说,济南到上海每天高铁六七十趟,每趟即便只有100人,也有六七千人。“单这条线,就得增加多少飞机?”

  他说,2017年冬春季,民航局要求减少航班,就是要控制航班总量。“飞机延误太多了,我们的保障能力,机场、空运资源等都要到了天花板。”

  中国高铁里程迅速增加的同时,中国民航近几年的航线里程也保持了2位数的增长速度。“在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背景下,民航与高铁的发展是齐头并进。”

  10月17日,中国民航局召开发布会透露,截至2016年底,中国共有定期航班航线3794条,比2012年增加了54.4%。按不重复距离计算的航线里程为634.8万公里,比2012年增加93.5%,几近翻番。

  面对高铁的竞争,从事航空运输经济研究多年的民航专家李晓津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提出了两个对策:一、发展空铁联运,利用高铁网络,增强航空网络的弹性和韧性,甚至构造更有竞争力的航空枢纽;二、“上山下乡”(飞偏远地区)、“漂洋过海”(飞国际和远程航线),避免与高铁正面竞争。

  对于高铁与民航的合作,廖纯勉却不乐观。他说,在民航界,有很多声音提出要空铁联运,但是鲜有成功案例。“铁路部门因为体量太大,所以他们对此不感冒,根本不在乎这部分客源。再说,从高铁站去机场间往往要有很长一段距离,周转起来很折腾。”

  廖纯勉称,今后,民航与高铁要错位竞争。“我们要尽量规避减少短距离的直飞路线。现在,我们的航线变得越飞越长,越飞越远。”

0荐闻榜

(中国网财经,@CAAC.com.cn)


我有话说

用户 密码

主办单位::@民航网 国盛泰富航空基金会   &copy2012-2014 CAAC.com.cn   粤ICP备13020029号  企业认证 信息纠错 自助登记 新闻发布 广告刊登